小韶子

发表于

捌月/19

2016

回家陪他们吃饭

古人每次出游,都是一项浩大的工程,没有火车,只能驾着驴马,慢悠悠地上路,路上没有一幢幢的高楼,只有颠簸和孤独,如要远游,可能一别就是一生,许多人甚至死在了旅途上。所以,古人说:“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”。

https://mmbiz.qlogo.cn/mmbiz/KjX45ibEvuv4f32Nwa1NNebfxiaiboaRnOrYn1xdubrggMiaurflNPDaIltS8R8Q9urAV5ibIuzruOzBiaJaaQ8l8Q4g/0?wx_fmt=jpeg

我们有火车、飞机,还有电脑和手机,很难体会那种一别经年的愁绪。心里面最向往的,是无拘无束的自由。高考以后,为了摆脱父母的束缚,特意报了个远离家乡的学校。

https://mmbiz.qlogo.cn/mmbiz/KjX45ibEvuv63MibhDEtcxh01dVJC52uM0YJU22zdygvrdqsqwVh6F6RMryyCNkLqdVEEDCLXK4DVa9VN20Lvg9g/0?wx_fmt=jpeg

在外求学的四年,找到了我想要的自由,但更多的时候,是在想家。北方的人爱吃面食,吃的馒头有我的拳头大。开始的几天是挺新鲜,后来却让我越来越想念南方的白米饭。北方的粗粮馒头粘着喉咙,必须一口水一口馒头才能咽下,那时候我才明白,以前被我嫌弃到死的白米饭是多么可贵。

https://mmbiz.qlogo.cn/mmbiz_jpg/KjX45ibEvuv70N2FMcZzQA0icl14T9p6NwJs0jZhf6CocGWbI3nnE5fSsv80RnJgcfDmbdXS8263LibBdrbRqcmLQ/0?wx_fmt=jpeg

我以为,熬过四年就可以回家了。毕业才知道,回不去的地方叫做家乡。我又从家乡的北边,跑到了家乡的南边。在那个寸金寸土的地方,借一个仅够转身的角落栖身。那个城市灯火辉煌,我的栖身之地是那么逼仄阴暗,仿佛被整个城市遗忘一样。

在独自舔舐伤口的日子,我学会了报喜不报忧,一罐家乡带来的腌咸菜,都能让眼泪决堤。那时候特别想念小时候厨房的味道,柴火燃烧时碳灰混合着的大米香味,浸润了我前半生的烟火气。

https://mmbiz.qlogo.cn/mmbiz_jpg/KjX45ibEvuv70N2FMcZzQA0icl14T9p6NwjKVcC1FTibWLICQQAdO1hSTqicHOtNF8KicStmQKuW73icho3Uwf9JEh2w/0?wx_fmt=jpeg

在城市里闯出一点成绩的时候,我才发现我离父母越来越远了。我们能聊的话只有一日三餐,天冷加衣。我嫌他们唠叨,不爱听他们聊邻居的八卦,甚至是拒绝与他们沟通。他们不再主宰我的生活,在面对我的时候,甚至有点小心翼翼。每次回家,父母总是要抛下手上所有东西,忙着杀鸡宰鸭,一遍遍地在门口徘徊,直到把我迎回家里面,热切地问着我想吃什么。

我们从家里人,变成从外面迎进门的客人。

https://mmbiz.qlogo.cn/mmbiz/KjX45ibEvuv4f32Nwa1NNebfxiaiboaRnOrYs0XibBTLVCNg1qZZrM7Zk2zMsIicydPbPWcsDP8BS3JXvQ2fnqAXhDw/0?wx_fmt=jpeg

不知什么时候,他们头发都白了。我总以为时间很多,其实一晃一晃很快过的。这次回家,我给他们每个人配了部触屏手机,教他们用手写输入法,他们嘴上嫌弃着,脸上的笑容却一直没有停下来。他们其实也想更了解我的生活吧。

以后,多回家陪他们吃饭。

--END--

0

奇文共赏